J O Y C E

JOJO 有些人总要留在埃及的😳

仗助,茸茸和花花
回过神来发现画的东西并不多…。

「仗露」心有所属的人,眼神都很温柔。

心有所属的人,眼神都很温柔。
仗露第一次尝试    ~【逛街】~
※刚刚确认恋人关系的两人
※性格拿捏不准OOC有
※文笔怎么变得超级小学生我gduhcujseiohxeunfyuftihfyigdeuughcugxhiibdeehbgu

刚过九点。仗助正对着镜子小心翼翼的梳理着头发,白色的梳齿将发顶的毛糙发丝压下,看来发型是没什么问题了。…衬衣的领子有些皱,仗助将它捏起来认真的整理着。那是一件淡绿色的衬衣,最近天气有些转冷,于是他又套了一件米白色的宽袖毛衣。准备妥当,他坐在玄关穿上鞋子,须臾的沉静过后,仗助垂着眼睑,鸦睫在眼底投下一片阴影。他突然笑着,像儿时那样对好奇探索的愉悦。他扯过挂着的大衣随意披上,少年初成的身体散着如阳光般温柔又刺眼的气息,吸引着仗助约见的那个人。

初春的空气含着未化尽冰雪的味道,又掺着泥土朴实的气味。仗助深吸了一口气,清冷的感觉将心底的颤动压下了一点。这是第一次和露伴老师一起…出去逛街呢。晨光还未完全降下,思绪纷飞中,露伴的家已在眼前。他下意识的咬着下唇,抬起的手停留在门铃上,迟迟按不下去。这样可不行啊东方仗助…一点都不Great。仗助的眉头纠着,正犯难间,眼前镂刻精致的门突然被打开,门里站着岸边露伴。他皱着眉,看着眼前的大男孩儿。「站在门前不动干嘛,进来。」

仗助别扭着探了半个身子进去,露伴看着他的眼睛,那是漂亮的蓝色,和外面的天空一样的颜色。「嗯…露伴老师还没有好吗?」仗助躲开他的视线,脸上浮起一丝红晕。「马上啦…」露伴拿着夹克衫和速写本,边穿鞋边回答他。仗助看他有些艰难的样子,顺手拿过他手中的本子。「老师今天也要出去取材吗?」露伴穿好鞋子,「是啊,新年刚过,我不能一直偷懒的。」仗助撇着嘴巴,饱满的嘴唇镀上一层光滟的水色。「什么嘛…难得一起出来逛街,还要画画。」他捏着速写本,撒娇似的表达着不满。明明还是个没有成年的高中生,娇痴着倒叫人难以拒绝。露伴站起身,拿过仗助手中的速写本「好啦,我们走吧。」

露伴微侧着头,用手指随意的整理着发丝,仗助只是扭头一直看着露伴的侧脸。像是感受到不寻常的目光,露伴迎着仗助的目光看向他。「你真的是…不要再长高了…!」少年介于男孩儿和男人之间的身体已经能遮住一大片阳光,投下一个温柔的阴影映在露伴脚下的地面上。「哈…?露伴老师可真奇怪,我才17岁哦,肯定还要长的吧。」仗助拢着耳后被风吹散的碎发,眼角荡起一丝弧度。这小鬼真让人讨厌…。接着露伴好像突然发现什么似的。「你这家伙…是考虑到我的步速,才走的这么慢吗!」露伴咬着牙,像是被小瞧了一样。「您可真是爱生气啊…」仗助嘟起嘴唇,「毕竟露伴老师很‘娇小’啊。」闻言露伴将手揣进衣兜里,索性大步朝前走去。仗助倒是轻易就跟上了,在他身旁不紧不慢的走着。

树木开始出芽,远看已经泛着嫩绿,但叫人看的不甚清楚,就像两人之间萦绕着的奇怪气氛,不是尴尬,也不是疏远,使人难以捉摸。仗助尝试着向露伴身边凑去,但手臂刚碰到人的指尖,就被人躲开。啊…可真叫人不爽。这般想着,仗助大着胆子反复尝试几次后得到的都是否定的答复。露伴只顾捏着铅笔快速的记录着街道两旁的风景,或是结对的猫咪,或是空中掠过的几只拖着长长尾羽的鸟类。露伴下笔精准又快速,勾勒着眼前生物的形态,倒叫仗助看的入了迷,一时本来的‘目的’也给忘了。

仗助买了两杯奶茶,有蒸腾的热气翻卷着,被风打散在两人的面庞上。露伴随意的靠着街边的铁栏杆,并没有接人手中热乎乎奶茶的意思。「嗯…露伴老师。」露伴含混的答应着,他只顾专心勾勒笔下一片为数不多的冬日的枯叶。仗助的手指摩挲着纸杯上凹凸不平的纹路,「我啊…真的很喜欢老师您哦。」露伴的笔尖顿了一下。「啊…真是个蠢小鬼。」他将纸笔撂下,毫不客气的伸手抓着仗助的衬衣领子。「喜欢这种事,不必要总是说的。」仗助敏锐的捕捉到露伴耳尖的一丝微红。真可爱。仗助这般想着,将脸凑上前去,轻轻的吻了露伴的嘴唇。

因着奶茶混合着清苦和甜腻的味道,但喝起来微妙的平衡感叫人欲罢不能。就像两人相扣的十指,纠缠着情意和一丝微妙的嫌弃,但是他们却彼此相爱。

露伴有一会儿的愣神,但他松开了抓着仗助领子的手,放在他星星状的胎记处,加深了这个吻。仗助双眸微睁,看着眼前人紧闭的双眼。墨绿色的睫毛像孔雀的尾羽一般颤动,轻扫着仗助脸上的皮肤。仗助的舌尖抵着人的牙齿,就在将入未入的一刹那,露伴突然推开了他。

「啊…露伴老师…!!」仗助脸上还荡着情意的红晕。明明还没有做够啊…!他有些抓狂的扳着露伴扭过去的身子。露伴抓起速写本,用力的甩开仗助的手,逃难一般的跑了出去。

「真是的露伴老师…您太狡猾了吧!!」





感谢您能看到这里。❤。